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2336662

元宵节,我们提着灯笼在走(组诗)

来源: 2021-02-26 09:30:39

梅一

被灯笼照亮的时光

夜风廖阔,飞鸟藏进

更深的梦中。麦苗

被月光洗得发亮

没有更多的言辞,羊肠路上的姐妹

沿着星光,从田头走进去

从童年走出来


夜色如缎。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像一面湖,终生收集雨水

为了迎接从天边赶来的故人

我们走在草丛里

我们走在延伸许久的星光里

我们走在湖水里

波澜延伸。在路的尽头,我们伸

出手

触摸住灯笼的竹篾,擦亮时光

灯笼接了神的懿旨

开始照亮、逡巡


飞不是鸟儿们的专利

夜空下的村庄

花朵飞起的地方

光线朦胧,如儿时的记忆

月光下,粉裙绿裙的少女

隐藏在某一个地方

再经过麦地时,繁星低垂

灯笼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风拉着我们往回赶。风拉不住的

谁也无从知道


提着灯笼的萤火虫

把天空看透,人生就过了半数

每年,提灯笼的孩子

在星光下走远,又在

召唤声中归来


灯笼向我伸出手

我最终还是把它交给父母亲

不是我们,是灯笼把他们从屋内喊出来的

他们扶住各自的灯笼

妹妹帮他们点燃

灯光照亮的那一刻,也照亮了我们

和高高的天际


这么多年,喧闹与城市叠加

记忆与故乡被间断分割

父亲母亲啊

你们比灯笼亮,比钟声短

我们更像一只只萤火虫,这么多年

一直提着灯笼在走

只有你们,提着我们的童年

在时间的指针上

亮亮地晃动与指引


萤火虫回家了

你们的灯笼又大又亮

我们的世界永恒安静。后半生理性

与前半生的谜底

都在起伏闪烁的灯光里

我们的交流更像一首诗


人间愈发安静

灯笼覆盖的时间里,父亲母亲

我们讲述、倾听、大笑

所有的辽阔,最终被时间收纳

美好而安静


在童年散步

——与儿时伙伴

月亮升起来

被雪掩埋的乡音与目光

被你我记起

被时光斩断的蚯蚓,辗转、轮回

在灯火阑珊处活过来了

行走在那些旧事里

我们捡拾河边的细沙,天边的烟火

歌谣被春天雕刻,像儿时的柳笛

年年在枝头重生

绿绿地响彻空旷的时间里


没有一个苍穹不被用旧

赘述的词语,如腥腥草一样生长

思念是最难以描述的词语

一口井吞噬的光阴,需要被两双手

分次打捞。像手里的灯笼

忽明忽暗,铺满井边的光滑


一路行走,我们相见、别离

沉默的力量,是爱。是对着前方

的微光

“给路过的每一条河每一座山

取个温暖的名字。”

我们接受岁月给予的

光芒或低谷。像两只失散的灯笼

彼此忘记又记起


灯笼上的祖国

一杯酒下肚时,元宵的甜在锅中

翻滚

旧时的河,乡音一样洄流


沉默多少次就补回多少次

灯笼上刻有河流、山脉,密集的故

事传说

软软地镶进去,字字句句

续写五千年的红与绿


大地诞下村庄,母亲诞下我们

岁月雕刻我们。二道小院里

花草开始摇头歌唱,羞涩地

不敢暴露自己的年轮


家家挂在大门上,门槛两旁的灯笼

为从未谋面的人和祖先亮着

灯会上,揭开谜底的孩子

打开全家人通红的笑容。这纸上的脉络

透视着人间的祥和


儿子从车里拿出一对灯笼

胖嘟嘟的手捏着红彤彤的祝福

他额头饱满,像年画里的孩子

院子里盛满了暖阳,我们住在春

天里


灯笼也住在这里。看我们围坐

四邻送来春风,天空清澈

如故人。天黑时分

房屋内外被灯笼修饰

灯光里的妈妈愈发慈祥,像一

首歌

灯光里的祖国大地

辽阔深沉,藏着山川河流

历史厚重、滚烫,映着走动的星光

凝聚或照亮


Copyright ? 2016 - 2020 www.hb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5013692号 皖网宣备07004号 皖公网安备34060002020003号
版权所有:淮北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