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2336662

老手艺有望焕发新生机——篾竹匠的坚守

来源: 2020-10-29 08:59:20

■ 见习记者 夏苗苗

在濉溪县五沟镇有这样一个村庄,村民门前屋后都是竹林,门旁、路边、园子外随处可见一排排整齐的竹篱笆,远远望去整个村子掩映在一片竹海里。这是濉溪县五沟镇白寺村,在这里有近60年的种竹、编织历史,至今仍保留着传统竹编老手艺……

10月16日,在五沟镇白寺村李山自然村,一幅十多米长的墙画下,农闲下来的四位老人坐在一起,忙活起手中的篾匠活来。锯、剖、削、刮、扭、绑……在各种编织手法下,一根根竹子变成能硬能软、能粗能细、能厚能薄,既能如骨骼撑起用具外形,又能像针线一样进行编织的篾条,一条条竹篾在四位老人的手中来回穿插、挥洒自如。

“李山自然村现在仍在从事竹编手艺活儿的还有6人,而且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这几个老人就是村里6位篾竹匠中的其中四位。”白寺村村民李天祥热情地对记者说。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篾匠——对“篾”的解释是:竹子劈成的薄片。把篾条编织成各类生活用品及生产用具的匠人称之为篾匠。篾匠既是一门古老的职业,也是常见的传统工匠。而篾匠手艺更是一门细致活儿,要经过多年磨练才能达到精熟的程度。

在上世纪60年代集体生产劳动下,李山自然村村里无其他副业。为减轻生活负担贴补家用,村民们从南方请来了一位篾匠传授竹编手艺,当时村里一家派出一个代表跟篾匠学,学成后又在自家进行教授。从那时起,竹编手艺在村里流传开来,李山自然村的村民开始从事起竹制品编织、销售。与此同时,村里家家户户开始种起了竹子。

“那时白天都在生产队干活,晚上在家点上煤油灯熬夜编竹篮。小孩儿放了学也都跟着大人编,熟练的老人一天编一个,家里的年轻人就负责拿去集市上卖,换一些柴米油盐。农闲、阴雨天时大家伙儿都在家里编,附近村庄的七八户人家都来我们村跟着学过。” 李天祥回忆着过去的生活场景,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的笑容。

殷玉梅老人年轻时刚嫁到村里,她看到村里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在编竹篾,自己也就跟着丈夫学起了编织,如今编竹篾已经几十年了,也成了当地的“老篾匠”。“当时一个竹篮子一块八毛钱,一个月下来家里编竹篮可以卖几十块钱,那时在市里工作的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几十块钱,做篾匠活儿虽然麻烦,但补贴家用是够了。”殷玉梅一边用篾刀破着竹篾一边对记者说。一旁的老篾匠李夫道也一边绑着竹篮一边与记者搭着话。

到了篾匠生意最兴旺的时期——上世纪80年代,白寺村竹篾编织氛围浓厚,每家每户都存放着竹篮、竹筐、簸箕、筷笼等各种手工竹制品。当时,竹制品供不应求,外地的商品贩子经常进村挨家挨户收购竹制品,村里的篾匠生意呈现一片红火态势。村民收入增加,生活得到大大改善,篾匠活儿也因此成了家家户户增收的手艺,村子渐渐富裕了起来。

李心全老人,从1963年开始学习编织手艺,从事竹篾编织已经有近60年的时间。说起村里的竹编历史,李心全老人眉飞色舞、如数家珍。他说:“篾匠活是个技术活,也是个辛苦活。编织一个竹制品要经过裁料、劈竹、剖篾、编织等十多道工序,像编一个竹篮子要花费一天的工夫。那年月,我们家兄弟姐妹多,大家一起编,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四五个竹篮收入近10元。”

然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农村“打工潮”的来临,村里的年轻人纷纷外出务工。加上塑料制品等现代耐用、轻便、廉价的生活、生产用品的普及,传统竹编制品被逐渐替代。竹篾生意因此开始走了下滑路,村里的篾匠们也渐渐放下了这门古老的手艺,开始另寻养家糊口的新出路。

“一个竹篮20到30元,一个月最多也就卖几百元。年轻人打工一天也能挣个几百块,更不会再愿意学编竹篾了,但我还是想让这门老手艺继续传下去……”殷玉梅老人叹息道。

78岁的李心亮老人做篾匠已经有60个年头了,他表示现在还不想丢下这门手艺。他笑着说道:“如果我不编了,别人再来买就买不到了,让人跑了个空。我编篮子从不坑人,谁来买只要够本钱,我就卖给他们,就图个为人民服务。”

“如果这个手艺丢失就太可惜了,我还是希望这个老手艺能继续传承延续下去……”村民李天祥眼神中流露出不舍,言谈中透着惋惜。

虽然现在塑料、不锈钢等制品都已经实现了工业化生产,但传统的竹篾手艺体现了民间工匠非凡的智慧和高超的技术,记录了社会变迁,浓缩了民俗民情,而竹编产品不仅是生产、生活用具,更是艺术作品,具有很高的文化艺术价值。如今,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对生活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竹编用具作为纯天然的绿色产品,市场需求得以逐新恢复。这也让有着近60年竹篾编织历史的白寺村萌生了发展竹篾产业的打算。

濉溪县五沟镇白寺村党总支书记宋咏表示,要继续将竹编手艺继续传承下去。下一步村里将结合时代发展需求,派出一定人员学习新的编织工艺,引进新的编织技术,成立编织专业合作社,进一步发展编织产业。

如今,白寺村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仍然会经常扎堆在村头编竹篮、制竹筐,这俨然成了村里的一道独特风景。也正是有了这些老篾匠的坚守,村里才有了将传统编织技术“推陈出新、革故鼎新”好想法,传统竹编这一门老手艺才有了焕发新生机的希望。

Copyright ? 2016 - 2020 www.hb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5013692号 皖网宣备07004号 皖公网安备34060002020003号
版权所有:淮北日报社